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公园切磋
    八点半时分,这时候是上课时间,本该在教室的李凡出现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园。

     对李凡来说,上不上课不是首要之选,虽然他用了这个身体、身份,不代表真的循规蹈矩,上课是在不干扰计划情况下才去,目前的首要目标是找到灵草灵丹,稳固自身修为。

     灵气匮乏,是李凡面临一大难题,要稳固、进阶修炼又不得不依赖灵气,昨天宿舍修炼之后,花费了一个下午在外寻找灵气密集地,终于被他找到接近中海大学的小公园。

     李凡盘腿坐在公园湖泊的柳树区,不时有徐徐清风吹来,外界炎热与这与世隔绝,不失为一个避暑好地方,不是现在是九月,不是双休日,这个好地方早已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 修仙者境界分为炼气、筑基、辟谷、金丹、元婴、化神、返虚、合道、渡劫,筑基虽是倒数第二境界,却也是至关重要,在这一境界能否成功,标志是否成为真正的修仙者。进阶到下一境界,寿元会延长提高,据说金丹便有了五百年寿元,只是没人去试过。

     曾经的渡劫期、现在的筑基期,李凡吸收灵气时,身体无形形成了漩涡,周围的灵气涌进,一如昨天的中海大学,以柳树区为中心向外延伸十里变成灵气真空区。

     几分钟后,李凡站了起来,原地打拳,开始今天身体协调适应。

     呼呼呼,拳拳生风,李凡打的拳在外行人看来毫无章法,内行人一眼看出他打的拳看似毫无章法,实则每拳能变通形成杀人之术。

     随着一套拳打出,呼吸变得缓慢,最后停止了吸气,直到整套拳打完,时间过去半个小时李凡重新吸气,他的闭气记录打破了人类最长闭气记录,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。

     “小友,好拳法。”

     不知何时,旁边出现穿着唐装一老者一少女,老者看起来有七十岁,观其面相没有老年人该有的特征,反倒是精气神旺盛;少女身材高挑,容貌靓丽,一股英气扑面而来,虽然唐装掩盖了她的身材,微微清风不时吹拂过来,带动唐装紧贴肌肤,依稀看出火辣身材。

     李凡沉默不应,老者、少女是陌生人,其次没有心思去回答,而是继续打拳。

     李凡的失礼,老者笑了笑没有在意,少女却是生气了:“喂,你很没礼貌啊,我爷爷问你至少应一声啊!”

     李凡依然没有出声,少女更加生气,想要上前打断练拳,老者一把拉住了她,“等等,你站在一边看他的拳法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就是一套王八拳嘛,一点章法都没有,还不如养生太极。”李凡给少女留下了坏的印象,回答老者的话不无贬低。

     老者听了,不以为然一笑,开口讲解:“你仔细去观察他的拳法看似凌乱无章法,但改变一下立即转变为杀招,再去去注意呼吸,从头到尾没有吸过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 少女是个练拳者,刚才因为李凡的沉默有些不悦,抛开这些去看,惊然和老者说的话一致。

     “可以做到这些,无不是对拳法渗透极深,兼修特殊呼吸法,否则不可能从头到尾不换一口气。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实力,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 想起李凡的失礼,少女气由心生:“爷爷,这种人不值得你敬佩,说不定他是虚有其表,我等下过去挑战他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小兰你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 老者没有阻止,他是练拳者,少女也是练拳者,遇到高手心痒痒,若果不是碍于年龄问题,早就上前挑战。

     老者、少女很有耐心,一直等到李凡打拳结束,两人才上前。老者先说:“小友好拳法。在下隗离,敢问小友来自哪里?哪门哪派?”

     隗离,不认识。李凡淡淡说道:“无门无派,拳法是街头打架总结出来。”

     少女站出来说道:“我叫隗兰,挑战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 先前打拳时,李凡的心神没有沉浸在拳法,耳朵收听两人说的话,对于少女敢于上前挑战,没多少惊讶。

     隗离笑着给予助攻:“小友,我这孙女习武不精,切磋切磋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嘴上这么说,隗离和隗兰看法不同,隐隐在李凡的拳法看出个别东西,自己说出名字时,对方一脸淡然,不是装作不知情,就是真的不知道,他倾向于后一个看法。

     李凡见隗兰摆好架势了,他也想看看地球的练拳者有什么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 “攻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 隗兰见李凡两手背后、架势不摆,俨然一副看不起她,让她怒气上升一个层次,决定打得他满地找牙,被爷爷痛骂也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 娇喝一声,隗兰跑起来,一腿向前,李凡快一步侧身贴边躲过;隗兰没有收腿,顺势一扫变成鞭腿,李凡原地一跳离地两米躲过;隗兰逼近李凡,不再出退,双掌打出,李凡后退一步,一厘之差躲过。

     “你这个缩头乌龟,尽知道躲躲躲,有种不躲啊!”

     “躲也是一门技术。”

     气急败坏隗兰,淡然的李凡,形成了两个对比。

     观战的隗离对李凡的闪躲、话语表示认同,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贴着攻击躲过,练拳几十年的他眼光毒辣,意识到这个少年没有使出实力,反倒是自己孙女愤怒超常发挥,底牌慢慢暴露。

 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 李凡的闪躲、话语彻底激怒了隗兰,隗离对她的教诲不再放在心上,她只想打倒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。

     隗兰一步落地,小腿一蹬,身体向前推进,跨越十几米距离,极快的速度冲去。李凡的不以为然随着少女底牌使出消失,失声道:“武者?”

     这时候不是发愣时候,李凡躲过,白玉般拳头硬生生打穿了树干,换在人体上估计不死也掉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 隗离没有出声阻止,李凡的淡然激起了内心好奇,何况在隗兰底牌使出,对方依然能躲开,不证明对方和他们一样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这次李凡没有再躲,拳头由远到近,由小变大,隗兰的脸上尽是高兴,下一秒她的高兴定格了。

     拳头距离自己脸颊几厘之差,李凡动了,爆发出比隗兰更快的速度,一掌击打少女腹部,隗兰被掌力推到了湖里。

     比武结束了,获胜者李凡,失败者隗兰。

     这场比武隗离看在眼里,自家孙女鲁莽了,不清楚对方底细贸然漏了底牌,结果被对方以不变应万变,后发制人抓住隗兰急于获胜的破绽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如此了得,无门无派、街头斗殴,全是说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