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改变形象
    中海医学院男生宿舍楼3栋,虽临近午夜,男生宿舍楼依然灯火通明,一个个精力旺盛,一副通宵样子,李凡住的306宿舍一样。

     李凡手捧一朵野花进306,立即遭到一人嘲讽。

 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咱们宿舍的情圣吗?你手里的野花是从哪里摘的,是不是林梦灵送给你的啊?”

     嘲讽李凡的人叫李子健,两人虽然同姓,但是李子健乐于欺凌弱小,尤其是被众人围攻鄙视的前李凡。宿舍其他两人没说什么,转头戏谑看着即将开场好戏。

     林梦灵,医学院公认的第一校花、众人的女神,面对美人,即便是官富二代都不敢贸然追求,不是旁边太多狼,而是林梦灵本身有着不俗的背景,据传和京都某高官有关系。

     前李凡不知是脑袋抽筋,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竟然告白,这下子成为众矢之的,招致众人欺凌。前李凡清楚身单力薄,不敢反抗,没成想被别人加大欺凌程度。

     “要我说啊,你还是趁早滚出医学院好点,否则接下来四年时间你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要是你啊,早就滚了,哪还有脸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“情圣,你怎么不说话啊,是不是哑巴啦!”

     李凡回宿舍后,把野花栽在洗手盆,他的沉默被李子健认为是软弱,对方走了过来,活动手臂一副要动手。

     前李凡有些孤僻,使得他和其他人关系不怎么好,这不李子健要打李凡,其余两人坑都不吭一声,可想而知前李凡的人缘。不过,李凡不是前李凡,他不是受气包。

     李子健一边说一边动手:“我和你说话呢,情圣!”

     咯,在场众人是医学院学生,听到声音立即判断出是骨头断裂声,可是宿舍内的情况让人大跌眼镜,骨头被打断的人竟然是李子健,鼻子处被不大不小的拳头紧贴,拳头主人是李凡。

     鼻子被打断,钻心的疼顿时直至大脑,李子健当场要大喊出声,不想嘴巴咽喉被李凡左右手捏住,耳朵听到“软蛋”低语:“嘘,夜深了不要叫出来,这样会打扰到别人,这是我们宿舍的事,不需要劳烦别人。”

     宿舍的情况明显不对,其余两人作势要跑出去叫人,发现门不知何时拴上了,等他们开门足够李凡过来了,这时李凡戏虐不缺冷意声音传来:“你们敢叫出一声、踏出一步,我保证你们会和李子健一样,终身难忘。”

     李凡的做法和语气和白天截然不同,两人有心大叫、跑出,心里的软弱爬上心头,使得他们不敢出一声坐回凳子上,以待事态进展。

     李凡居高临下看着李子健,戏虐道:“我知道你很不服,但是不服又能怎样,还不是被我打得不敢叫、不敢动。”

     李子健本就不是意志坚定的人,他之所以欺负李凡,全部出于对方众矢之的,否则他不会和前李凡交恶。现在变成这样,李子健心中更是生不出强硬下去的理由,想要出口求饶,嘴巴却是被捏住,只能哀求看向李凡。

     可惜,李子健的哀求,李凡不接受,事实上他需要扭转自己在医学院的形象,李子健便是鸡,他需要杀鸡儆猴,震慑那些曾欺负过他的人,让他们不要再来烦他,或是烦他的代价有多大。

     李凡松开了双手,感觉到嘴巴咽喉的手离开后,李子健再也压抑不住钻心的疼,惨叫出声,惨叫声传至整栋宿舍楼乃至其他宿舍楼,隔壁的宿舍的人最先跑过来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刚才是李子健惨叫?”

     “不对啊,平常不应该是李凡被打骂,今天是李子健?”

     “艹,谁打了李子健!”

     门外一堆人围观,后边的人看不到问前面的人,前面的人扭头和后边不是情况的人说,场面一阵混乱。一个比其他人高一头的人挤过人群进来,身后跟着几人,李凡一眼认出领头人叫曾俊,和李子健交好,今晚之前欺负前李凡最狠的人。

     曾俊一进来,看到李子健睡在地上,张嘴痛呼,李凡站在过道,其余两人唯唯诺诺坐在凳子上,像个乖小孩,现场处处显现诡异。

     “是谁打了李子健!”

     曾俊不认为是李凡打人,不知底细的众人和曾俊一样认为李凡是个软蛋,动手的勇气都没有,再者说软蛋要打倒壮一倍的李子健纯属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 没人应答,曾俊拉过最近的人,厉声说道:“你说,是谁打了李子健?”

     似乎因为曾俊的到来,给了两人勇气,争先说道:“是李凡打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亲眼所见,除了李凡再无第二个人。”

     你们是在说笑吗,曾俊很想这么说,事实摆在眼前,整个宿舍只有四个人,李子健被打了,两人又说是李凡,李凡站在前边,淡然目视这边,除了他还有谁。

     曾俊指着李凡,满脸怒气:“过来!”

     李凡听话走向曾俊,这让曾俊和他身后的人不由鄙视,真是一个软蛋,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,这种人活该被欺凌。

     眼看还有几步,李凡突然做出惊人举动,右手握拳,朝着曾俊脸上来了一拳,拳头的力道使他倒飞出去,撞倒后面的人,本人则当场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“我看到什么了?李凡一拳打晕曾俊?”

     “曾俊是学过武术的啊,怎么会被李凡这种废物打晕?”

     “我一定是在做梦,没错,是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 李凡一拳打晕曾俊,在场众人想都没想过,有的人认为自己是在做梦,否则医学院公认的废物哪里能一拳打晕学过武术的曾俊?

     事实不容他人置疑,李凡淡然望着被曾俊牵连倒地的人说道:“把这个废物给我带走,无关人士闪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 话语的冷意,饶是榆木脑袋都能感觉得到,围观的人来得快,散的也快,毕竟这件事上本身和他们没关系,他们是来凑热闹罢了,很快306剩下四人。

     李子健痛得失去了意识,李凡戏虐看着两人:“你们挺有勇气的,敢曝出我打李子健。真是的,不给你们一点教训,你们是不会记住教训。记住,我讨厌告密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李、李凡,你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 “别过来,我知错了,全部是他的错!”

     “胡说,明明是你!”

     “那刚才是谁说的!”

     李凡的狠劲、手段,两人看在眼里,升不起勇气抵抗,李凡表示要修理他们时,两人互相推卸责任,狗咬狗。

     李凡嘴角一咧,露出洁白牙齿,说道:“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,可是不被打的只有一个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话说到这,两人要还不明白那真是猪脑子了,想要避免被李凡修理,打趴下另一个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 当晚306宿舍时不时传出惨叫声,翌日一早医院多出三个伤患,吓得医生要报警,三人一致说不小心碰到,他们的胆气已被李凡吓破了。